精彩小說盡在4162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都市 → 廠花妖嬈

廠花妖嬈

無奈 著

完本免費

《廠花妖嬈》是作者無奈所著,講述的是省城技工學校畢業得到定向分配名額的趙江河分配到了軋鋼廠,做了軋鋼廠第六組的車間質檢主管。一天碰巧聽到廠里的兩個人在軋鋼廠的囤物車間,于是過去看了看,原來是廠子里的鋼蛋在強迫廠里的打工妹,于是趙江河救下廠妹之后,她竟然非要對他表示感謝,于是......

61.11萬字|次點擊更新:2018/08/22

免費閱讀

《廠花妖嬈》是作者無奈所著,講述的是省城技工學校畢業得到定向分配名額的趙江河分配到了軋鋼廠,做了軋鋼廠第六組的車間質檢主管。一天碰巧聽到廠里的兩個人在軋鋼廠的囤物車間,于是過去看了看,原來是廠子里的鋼蛋在強迫廠里的打工妹,于是趙江河救下廠妹之后,她竟然非要對他表示感謝,于是......

免費閱讀

烤串攤子前,李鋼蛋一手擼著羊腰子,一手捧著啤酒。嘴里一邊嚼著還一邊說著:“我跟你說啊趙哥,對待這個女人,兄弟我教你一個獨門秘技。這秘技是啥呢?
那就是,廣撒網,多撈魚。逮著一條是一條。這撈著撈著啊,你就成情圣了……”
這是個讓我注定無眠的夜晚。
整夜我都輾轉無眠,李鋼蛋的所作所為,還有他的那些我從來沒聽過的話,深深的震撼了我。事實勝于雄辯,我得承認,我成功的被李鋼蛋洗腦教唆了。
老子也要身邊女人一個接一個……
那不學無術的流民一樣的李鋼蛋都能左擁右抱,哥們好歹大專畢業,人高,也算清秀。而且比那李鋼蛋講究個人衛生好不啦。
哥們差啥呀?
翌日天明!
我一夜沒睡好,早起的時候帶著一些黑眼圈。才收拾完了我的單身宿舍。按照李鋼蛋說的泡妞秘籍之一,兔子專吃窩邊草,當然,到了李鋼蛋那里,就變成了近水樓臺先得月了。
我準備從我管理的六組下手,我覺得我那跟班質檢的王小雪,人就挺白凈清秀。我準備下班先從她搞起。
正琢磨著呢,我的宿舍門被敲響了。我的宿舍一般沒人來,我去開了門。
門外,蔣春莉兩腳并攏,顯得相當局促。見我出來,竟然把頭都低下了,然后蚊子一樣嘟囔了一句:“趙主管,昨天晚上,謝謝你啊。不然我就……嗚嗚嗚……”
這妮子竟然哭起來了。
我趕緊把她拉進屋子里:“來來來,進來進來,別哭了別哭了。你瞅瞅你,這是干啥呀?我求求你別哭了成不,這知道的好,不知道的,當我欺負你了呢。來我這有礦泉水,喝口,把眼淚收回去。”
蔣春莉依然抽泣著,但是聲音小多了。
啰啰嗦嗦的說了一大堆,什么家里貧窮,出來打工,無依無靠之類的。說實話沒哪個男人愿意當女人的情感垃圾桶。
但是我又不好打斷她悲戚的心情,看她說的差不多,假意安慰她:“行啦行啦,沒事兒。以后呢,他要是在欺負你,你就找我。那什么,我這電話和微信,你加一下。”
蔣春莉連忙答應。加完了微信電話,蔣春莉擦了擦紅眼睛:“趙主管,要不我請你吃頓飯吧。雖然請不起你吃貴東西,但是這是我感謝你的一片心意。你得答應我,不然我心里過意不去。”
我抬手看看表:“行吧,那你去上班。下班后再說。”
見我答應,蔣春莉破涕為笑:“那這么定啦。下班我找你。”說著就一臉高興的樣子跑了出去。
看著她跑出去那對滾圓的屁股,再想起昨天我親眼目睹了她那兩條豐腴的大長腿和一對圓潤的汝房,我不禁一陣悸動。
我還搞什么王小雪啊?眼前,這不就是自己送上門來的一條大魚嘛……
我被自己骯臟的想法嚇了一跳。但是,這多年未碰女人的身體渴望,還是最終勝利。我不由得贊同了李鋼蛋一句話,這里的女人,你不睡,有別人替你睡。不睡白不睡……
晚上六點半,蔣春莉就給我發信息:帥哥,好了嘛?還帶了一個吐舌頭的表情。
我看了看時間,天還大亮。就算吃飯兩個小時。天也沒黑。天不黑,不好辦事兒。
于是我故意道,再等我一會兒。還有點料沒檢查完,不能耽誤明天下個組干活。
蔣春莉乖巧的表示理解。
就這樣,我故意磨蹭到了八點多,眼見著太陽馬上下山了。才回到宿舍換了一身休閑運動服。
按照約定出了門的時候,我看見,一襲黑裙的蔣春莉,腳踩著高跟鞋,雖然都是便宜貨,但是還是比在干活時候的打工妹漂亮好幾分。
而且,我發現,蔣春莉把頭發散下來之后,整個人的氣質都好上了不少。
這可真是人是衣服馬是鞍。
蔣春莉見我這么看她,有點羞赧道:“趙主管,干啥呢。有你那樣看人的嘛。看的人家都不好意思了。”
我連忙道:“失態失態,真是沒想到,咱家小蔣打扮起來,簡直跟范冰冰有一拼吶。太漂亮了,傾國傾城啊。”
蔣春莉聞言笑的跟朵花一樣:“行啦趙主管,你就別蒙我了。我自己個幾斤幾兩我還不清楚。不過雖然知道你是在蒙我,但是還是很高興。”
幾句調侃的話,成功的打開了蔣春莉的防御機制。很成功!
私房火鍋里,一瓶牛二外加三瓶啤酒,很快讓對我不設防的蔣春莉整個人癱在了我的懷里。都已經醉的不行不行的了,卻還張牙舞爪的喊叫我還要喝。
沒辦法,哥只能把舌頭遞到了她的嘴里,蔣春莉頓時如蛇一樣把我跟盤了起來。
背著醉蒙了的蔣春莉,到了最近一家快捷酒店,我以最快的速度扒光了她。
當我覆蓋在她身上的時候,渾身不禁一陣顫抖。如果說,李鋼蛋是一枚成了精的煤氣罐子。那現在身子底下的蔣春莉,就是一條成了精的兩條腿泥鰍,還是白的。
久未碰到女人,我再蔣春莉的身上足足顛了三回。第三回的時候蔣春莉醒了,便主動抱住了我,震動著她柔軟的腰肢,配合著我的顛簸,一起走向了第三次魚水之歡的顛峰。
那一夜,究竟干了幾次,我已經記不住了。
我只是記得,當我醒來的時候,光溜溜的趴在我身上的蔣春莉,跟八爪魚一樣擁著我,拿我的胸脯當枕頭睡著了。還躺了我一身汗拉子。
從我們起床,到吃早餐,在到她抓著我的胳膊回場子,蔣春莉的臉都跟汪了一汪水的水蜜桃似的。而且,也不叫哥了,而是直呼我的名字:江河!
一天,就一天,這妞已經被我身心俱俘。
迎著早晨燦爛的朝陽回到廠區的時候,蔣春莉始終摟著我的胳膊不撒手。一路興奮的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
走的還是那種半走半跳的兔子步。
路過員工宿舍的時候,一拐彎,看見了早晨起來刷牙的李鋼蛋。
李鋼蛋可是睡妹兒老手,此時此刻,見到我們這個時辰,這個樣子。應該是一下子就知道發生了什么。
手里的牙刷都停滯在了半空,牛一樣大的眼珠子也一眨不眨的盯著我們兩。
我瞟了他一眼,發現,他那本就漆黑的老臉,卻是因為憤怒,變成了醬紫色……
本能的雄性直覺告訴我:我可能越界了。我獵捕了別人領地里已經畫圈的獵物……后果會很嚴重的!
后來的事實證明,我想的一點也沒錯。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开元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