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憂和樟之間會碰撞出什么呢?看作者的連載吧...">

精彩小說盡在4162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科幻 → 碧藍航線:末日艦姬

碧藍航線:末日艦姬

何以解憂 著

連載中免費

《碧藍航線:末日艦姬》的作者是何以解憂,這是一本科幻小說,小說的主角解憂被執行死刑,可是死神并沒有帶走他,因為解憂的心臟長在右邊。在和平方舟的救助下,昏迷了三天的解憂活了下來。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既然解憂如此命大,必有重任要承擔。可偏偏這時候解憂碰到一個叫樟的小女孩。樟很喜歡這個溫柔對待自己的大哥哥,雖然解憂要求她叫他先生,但樟還是喜歡在心里叫他大哥哥。
解憂和樟之間會碰撞出什么呢?看作者的連載吧...

17.19萬字|次點擊更新:2018/08/17

免費閱讀

《碧藍航線:末日艦姬》的作者是何以解憂,這是一本科幻小說,小說的主角解憂被執行死刑,可是死神并沒有帶走他,因為解憂的心臟長在右邊。在和平方舟的救助下,昏迷了三天的解憂活了下來。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既然解憂如此命大,必有重任要承擔。可偏偏這時候解憂碰到一個叫樟的小女孩。樟很喜歡這個溫柔對待自己的大哥哥,雖然解憂要求她叫他先生,但樟還是喜歡在心里叫他大哥哥。  

解憂和樟之間會碰撞出什么呢?看作者的連載吧...

免費閱讀

“作為“善”的我,還真是能干啊,特殊部隊,海軍,科研院里全都有自己的身影。”解憂揉了揉眉間,舒緩著自己的腦海。

和平方舟端著兩個精湛的骨瓷杯,講一個瓷杯放在了筆記本旁,自己坐在了斜對面的位置上,從桌下取出方糖盒,芊指取出幾塊方糖放入杯中,蘊蓄的茶香中悄然散發著點點清甜的氣息。

“綠茶加糖可真是一如既往的讓人不敢恭維啊,作為天朝來的卻是這樣喝茶,陸羽也會呵斥吧。”解憂邊說邊端起茶杯,輕吹去杯口上的白霧,一口將溫燙的茶水喝了下去。

“龍井和紅袍混合著喝的人沒這個資格點評別人。”和平方舟細抿了口碧綠的茶水,漫不在心的應和著。

真奇怪,多年未見的朋友重新相見,相處卻恰似從未分離,記著對方那細小而又古怪的癖好,一個眼神便能理解對方的意思,相互嘲諷著對方,卻又不忘隨手抹去對方的遺漏之處,兩人在一起時默默無言,但時間卻就這么悄然而逝。

也許,這便是朋友吧。

.......

“快到了,之前你發過來的坐標點再過將近兩個小時就到了。”和平方舟隨手將雷達航線簡報丟在鍵盤上說著。

“嗯......”解憂打著哈欠,微微伸展著自己的身軀。

太平洋中部地區,一座在“藏閣”知識庫中不存在的島嶼出現在了眼前,這片海域在航線地圖中被標注為高危觸礁地區。

下了船,和平方舟倚靠在船舷上搖了搖手,船身緩緩的在海面上劃過一道優美的弧度,向來時的方向駛去,畢竟按道理,這時和平方舟應當是在倫敦進行訪問,離開了三天音信全無,訪問團估計已經急壞了吧。

嘛,不過那可與自己無關了。解憂聳了聳肩,向島中央的小木屋走去。

路在碧綠的叢林中若隱若現,如果不仔細看是很難發現的,一路上還特地留有不少的陷阱,防止有人無意進入到其中,但對于解憂而言,在三年前他用那副羸弱的身軀都能輕易的潛入軍事禁區,這等簡陋的陷阱就跟不在話下了。

解憂站在一塊布滿青苔的石上,欣賞著島嶼中央的小木屋,周圍潺潺溪流流經,鳥鳴于林間,陽光明媚的灑在木上,猶如遺世的瓦爾登湖般動人心弦。

哼著歌謠,解憂走向了門口,隨便觀察了幾眼,從身后摸出從和平方舟那里順出來的92式手槍,袖中寒光一閃,冰涼的三棱軍刺劃入手中,以標準的進攻搜索姿態輕輕的推開了門。

“這么明顯的腳印,你當我是瞎的嗎。”解憂嘀咕道。警覺的檢查了玄關的機關保險,一切正常。

“窗簾被拉開來了,但空氣里的溫度和外面相比有些過于清涼了。”看來入侵者還滯留在這,或是剛剛離開。”解憂在心中沉思了一番,用拇指頂開了保險,向房子里唯一一個房間小心走去。

謹慎的用持刀的左手頂開房門,右手持槍筆直的隨開門的空間掃過,但看到的景象,卻令他有些出乎意料:

床上,一個看起來十到十一歲的小女孩躺在床上細細沉睡著,屋外午后的陽光灑在她可愛的臉龐上,臉上淡淡的絨毛在陽光的反射下暈出若隱若無的光環,頭上有著類似于幼貓般的絨毛耳,隨著呼吸微微顫抖著,細小的呼吸聲從小巧精致的鼻中響起,猶如音樂一般。

解憂湊近了去看,仔細的端詳著床上的幼女,心里有些異樣的情緒。

“這等如白瓷般細膩的皮膚,如果是貓妖的話,想必應該會挺好吃的呢……”

解憂糾結的看著這個小小的幼女,槍口指著她的頭,心里誹謗著和平方舟做的那些蔬菜罐頭。

“有點想吃肉啊……”

解憂將臉龐向幼女愈發地湊近,就在他在作出決定時,那只可愛的幼女突然睜開了眼,萌萌的聲音顫抖的說道:

“不要吃樟,樟一點也不好吃嗚嗚嗚嗚嗚。”

名為樟的幼女興許是太害怕了,小小的身軀縮在了床的角落里,兩支細嫩的手臂緊抱著頭,如同受驚的小動物一般可愛。

樟?解憂在自己超人的記憶中找到了對應這個名字的信息

樟,隸屬于第一次藍赤戰爭中重櫻海軍,狀態為戰沉狀態,在之前從未有過出現過的跡象

“嗚嗚嗚嗚嗚”樟發出如小動物般的柔聲,還帶上了一絲哭腔。

“看來不能吃啊,真是可惜了。”解憂略帶惋惜的想著,坐在床邊,將樟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輕輕戳著蒲柔嫩的臉頰。

樟輕輕的顫抖著身體,雙眼緊閉著,被放在解憂的腿上也沒有一絲的掙扎任憑眼前的陌生男人觸摸著自己。

“唔,這樣可無法交流啊……”解憂傷腦經的摸了摸頭,回想著自己“善”的時候,怎樣安慰艦隊中那些幼女。

輕輕撫摸著樟的小腦袋,柔順的發絲如動物的毛皮一般,樟顫抖的身軀漸漸的平靜了下來。

“好舒服。”樟半瞇著細眼,臉上漸漸帶有舒適的表情,樟抬起小腦袋,看著眼前這個溫柔的男人。

“現在,可以好好交談了嗎?”解憂略帶笑意的問道。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科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开元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