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著侍者的手指,艾倫走向了左手邊的那扇條木門。相比之前那扇涂油保養的鐵門,它在推動時發出了明顯的響聲。">

精彩小說盡在4162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玄幻 → 灰鉛時代

灰鉛時代

悠久風 著

連載中免費

《灰鉛時代》是悠久風寫的玄幻小說,主角叫艾倫。在狼與香辛料的受人歡迎在于寫出了中世紀的商人生態;而這本書則從一個新投靠的煉金術士視角,窺視出邊境伯爵領地的運行過程。 正是這種對于異世的風土人情的描寫才給人看奇幻小說的實感。
順著侍者的手指,艾倫走向了左手邊的那扇條木門。相比之前那扇涂油保養的鐵門,它在推動時發出了明顯的響聲。

16.94萬字|次點擊更新:2018/08/17

免費閱讀

《灰鉛時代》是悠久風寫的玄幻小說,主角叫艾倫。在狼與香辛料的受人歡迎在于寫出了中世紀的商人生態;而這本書則從一個新投靠的煉金術士視角,窺視出邊境伯爵領地的運行過程。 正是這種對于異世的風土人情的描寫才給人看奇幻小說的實感。

“順著侍者的手指,艾倫走向了左手邊的那扇條木門。相比之前那扇涂油保養的鐵門,它在推動時發出了明顯的響聲。”

免費閱讀

漆黑的金屬藤與橄欖葉爬滿了兩側櫥窗,厚重殷實的雕花胡桃木門看起來倍感安全。門前掛著深的黃色銅鈴上,那斑斑點點的銅綠顯得它古意盎然。并立著的大理石柱上各掛著一盞壁燈,玻璃吹制的百合花每逢日落都綻放出柔和的光暈,成為它最醒目的標志。

與那些喜歡把自己的門前布置得富麗堂皇的商人不同。在史塔克城內一向是奢侈代名詞的‘秘法之家’顯得更加內斂,就好像是在故意顯擺自己的內涵與底蘊,好與那些他眼中的暴發戶們相區分開來。

就如同商店的定位一樣,它所處的位置也是城內商業區的精華地段。才踏出店門的艾倫就發現了好幾道視線,顯然每次出入其中的顧客都會吸引路人的目光。更何況是艾倫這種生面孔,此刻異常顯眼。

相對于繁雜的集市這里并不顯喧鬧,青石打制的方磚被雨水和鞋底磨去了棱角。從縫隙中鉆出的嫩綠生命,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下起起伏伏。兩側的商店各具特色;從精美的雕像到閃光的招牌,從奇異的花草到饒舌的鸚鵡;當然也少不了櫥窗內琳瑯滿目的商品。

可惜在史塔克城內能夠來此消費的人數有限。而行走其間的艾倫,因為=不用擔心人流中潛藏的金手指,便開始分心盤算起自己的庫存來:‘等加工完了靈質炸彈,我剩下的原料也就不多了。接下來去貨棧補充了一下可能用到的常見耗材。’

隨著一幢幢建筑移向身后,穿過十字路口的艾倫立刻回神——油膩的馬甲,攢動的人頭,混雜著汗水與貨物的古怪氣味;當然少不了那店門口的招攬聲。

突如其來的活力,被無形的墻擋了這頭。眼前這繁忙街景中驟然增加的人流,潛藏著不確定的威脅。一街之隔的同一城區,顯露出兩種截然不同的風格。

覆著水晶漆的招牌,在太陽下流光瑩瑩。或描金或鏤空的花體店名,恨不得粘上五顏六色的鳥羽。熱情的導購使盡渾身解數,生怕來往的商旅行人過錯了自己。

“歡迎來到‘鼠尾草與百里香’商會,我們這兒的商品來自……”才剛剛踏上門檻,眼前這位店員就迫不及待地貼了上來。

被引進店門的艾倫,鼻夾內的氣息為之一變。香料,除了純粹的香料氣息,其他的味道都被淹沒。可這一切都無法改變他心中的調侃:‘力量與忠誠?一家商會選擇這種寓意的名字?’

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循著香味的艾倫將疑惑拋之腦后,隨即把目光轉向了店內的商品。

香芹、鼠尾草、迷迭香、百里香等一系列經過初步加工的本土香料,就這樣一箱箱敞開置于大廳當中。可它們的香味卻被來柜臺上的象牙白瓷器所掩蓋。

那些碗碟之中盛放著丁香、豆蔻、肉豆蔻、黑白胡椒、姜黃、藏紅花等來自遠方的昂貴舶來品。

還未等熱情的店員開始介紹,艾倫便越過跟前成箱的廉價香料,徑直奔往柜臺上的那些奢侈品。當他伸出右手,準備驗驗其中一份的成色時,一只虎口滿是老繭的手,就這樣攔在了身前。

潔白的瓷盤上,圓滾滾的黑色顆粒分外顯眼。不過店家如此鄭重其事的盛盤擺放,自然不會讓什么人都伸手觸碰。要知道這些來自遠東的香料可是另類的硬通貨。不小心被偷走一兩顆,一天的利潤說不定就打了水漂。

看著那阻攔者臉上的褶皺,艾倫熟練地拋過去兩枚金幣。后者伸手一撈,錢幣剛一入手就辨清了真偽。拿到了保證金的他推到一旁,同時伸手給了艾倫一個請的動作。

用食指與拇指輕輕捏起一顆香料置于鼻前,屬于它的特有氣息灌入鼻腔。和腦中記憶對比一番的艾倫點了點頭,初步確認了這份貨物的成色。不過作為一名煉金術師,艾倫體內的嬗變之火開始跳躍,從另一個角度確認貨物的品質。

相比出售各種道具的神秘商店,商會貨棧的普通材料更加價廉。不過卻也更加考驗購買者的知識與辨識能力。同一批次的貨物質量參差不齊,雖然以假亂真的可能性不大,但以次充好的情況還是時有發生。

在店員和保全人員的多重注視下,艾倫挑挑揀揀了一番之后,將選出的香料放上天平:“這些我都要了。”

隨后趕來的管事兒小心翼翼地撥動天平上的游碼,生怕一個抖動量錯了重量。到時候吃虧的可就是他自己了。

再三確認之后他才點了點頭:“加起來一共78杜特朗,先生您是使用現金還是匯票?匯票的話,我們商會暫時只接收財富與商業神殿,以及金百合商會的。”

“用現金就好。”說著艾倫變從錢袋當中數出了所需的數目,將它們放在收營臺上。緊接著就有專人確認錢幣的種類,以及是否被私自切割。

就艾倫所掌握的情況來看,大路上的貨幣發行龐雜而有序。首先是各國的官方貨幣,緊接著是大大小小的城邦和形形色色的商業家族所發行的錢幣,當然也少不了教會參與其中。

同時各個組織發行的貨幣間會存在極大的差異。比如剛剛提到的杜特朗,由布爾特王國發行的它足有十八點三克重。而都靈城邦的,銀幣就只有六克不到。

除了重量的差別以外,這些貨幣的成色也有差異。上等的銀幣,比如杜特朗,安如銀幣的成色可達百分之九十四。比較劣等的銀幣所參雜的銅、鉛、錫較多,一般是在百分之八十五到百分之九十之間。再差的往往被市場所淘汰。

更令人頭疼的是,即使同一組織發行的貨幣間,往往也存在差別。就拿杜特朗來說,其含銀量的巔峰是桉茹銀礦出礦的頭十年,而含銀量最低的是布爾特王國與摩根蒂公國的三年戰爭時期。

至于切削貨幣邊緣的情況則更為常見,每枚銀幣看似摳下的不多,數量一大同樣會造成不小的損失。特別是在貿易頻繁的商會,更是會有專人來確認。

“78枚杜特朗銀幣,近年新版,品相完好。”完成檢查的那位,用特有的重音大聲宣講——該行業的傳統讓買賣雙方都能第一時間知道鑒定結果,盡可能地減少了之后的糾紛。

“您的香料和押金!”剛剛做了筆生意的管事看起來心情不錯,”雖然我們‘鼠尾草與百里香’商會主營香料,但其他商品同樣不少。您沒打算再看看嗎?“

早有計劃的艾倫搖了搖頭:“有需要我會再來。”

拎起了鹿皮口袋的他,在店員的熱情歡送下回到喧囂的街道,隨即被淹沒在往來的人群之中。

當艾倫回到落腳點的白馬酒館時,出門空著的兩手上多出了三、四個包裹。可才一跨過門廊,他就發現今天酒館中的氣氛有些不對。

午后的陽光透過雕花的窗板,被揉碎了撒在圓桌與石板之間。浸透了的滿室昏黃,讓房梁下掛著的幾盞提燈失去了意義。

往日里趴在吧臺上邊喝邊侃的酒鬼們,此刻卻一個都不在。一長列的高腳凳子,少了以往那些喝得暈乎乎的家伙,顯得格外單調。敦實的橡木柜臺后,癱軟在椅上老板正百無聊賴地打著哈欠。

而在密集的橡木圓桌之上,也看不到往日大口灌著麥酒的豪爽漢子。僅剩下的小貓三兩只,此刻也像是蔫了的甘藍,無精打采地嘬著酒杯。至于那些常和酒鬼們調笑的女招待,更是一個都沒見著。

艾倫踩著輕快的步伐,在那圓桌與木墩之間穿行。連手間的袋子都沒怎么搖晃,就來到了吧臺前:“今天還真冷清,難道是我昨晚請的酒水把他們都給灌飽了?”

聽到這話的店家立刻一改之前的疲態,從椅子上蹦起,抖動著贅肉抱怨到:“就昨夜那些酒,可裝不滿常來的酒桶。都是先前那些瘋狗,要不是他們在這兒鬧了一通,生意是很好的。”

環顧四下的艾倫,回過頭去看了店家一眼:“這里不像是有人鬧過事兒的樣子?”

“早就清理干凈了。再說您平常都沒正眼瞧過這兒,現在又能看出什么?”略微發泄了下不滿之后,那胖胖的店長又有氣無力地坐回了椅子上。

聽到這話的艾倫一時語塞,不過他很快就找到了話題:“知道那些家伙來干什么的嗎?不解決源頭的話,他們說不定會再來。”

“說是在找什么人,不過八成是來敲詐的。”說到這兒的老板揮了揮手,“像那種人,我老約克可是見多了。很快會有人去告訴他們,史塔克城的規矩。”

沒再多想的艾倫,“你能夠解決問題最好。雖然我在這兒住不了幾天了。但也不希望被無關的事情打擾。”

“大人您盡管放心!我們酒館可沒出過那種意外。”老約克立馬做出了保證,免得給自己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玄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开元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