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4162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總裁 → 總裁的私人女秘書

總裁的私人女秘書

五勞七傷 著

完本免費

總裁的私人女秘書是一本典型的都市言情文,總裁風。但是五勞七傷寫的這篇總裁的私人女秘書不走狂拽酷炫,文中總裁夏炎銘第三章就成為了窮總裁,女主阮蕭涵這個秘書也不知道會怎么和總裁開始新一段的總裁與秘書的關系。

16.39萬字|次點擊更新:2018/07/06

免費閱讀

總裁的私人女秘書是一本典型的都市言情文,總裁風。但是五勞七傷寫的這篇總裁的私人女秘書不走狂拽酷炫,文中總裁夏炎銘第三章就成為了窮總裁,女主阮蕭涵這個秘書也不知道會怎么和總裁開始新一段的總裁與秘書的關系。

免費閱讀

夏炎銘的臉色沉凝:“還能怎么辦。該來的總會來的。我不需要被當做傀儡,更不需要被安排好的人生。”


夏炎月嘆了口氣:“我就知道。不過,姐姐支持你。”


夏炎銘點點頭。


“你這個逆子,今天怎么知道來你爸這了?”一道蒼勁的話語聲從不遠處傳來。正在密談的三人都不約而同的抬頭望著聲音傳來的方向。


“爸……”夏炎月的聲音里有掩飾不住的慌張。


“爸。”夏炎銘是聲音很生硬。


那是一個坐在輪椅上的老頭子,頭發花白,由一個漂亮的年輕女人在后面推著。渾濁的雙眼射出銳利的光,打量著每一個人。這大概就是夏炎銘姐弟的親生父親,夏天豪。突然間,他看到了阮蕭涵:“這個女的是誰?我不是說了閑雜人等不能進來么?”老頭子火了。


阮蕭涵正準備開口解釋,但猝不及防的,夏炎銘一把摟過她:“這是我的未婚妻。”


阮蕭涵的眼球都快要瞪出眼眶了。不過,看夏炎銘的表情,她也學乖了,不再做任何反抗。


推著老爺子的妙齡女郎伸出一只染滿鮮紅指甲油的芊芊玉手捂住嘴巴,臉上寫滿了震驚,仿佛只有捂住嘴巴才能夠防止她不會尖叫出聲。


冷場了少頃,女人先開口了:“小銘哥哥你……這個女人是誰?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她頓時對阮蕭涵怒目而視。


阮蕭涵低下頭,斜劉海密密的遮住了她的雙眼。她不敢直視老頭子和女人的目光,毫無疑問那會把她焚燒為灰燼。


老頭子在沉默許久之后,突然粉飾太平的咳嗽兩聲:“小銘啊,你怎么還是這么不懂事啊,未婚妻這種事是能夠隨便開玩笑的嘛?我作為你爸可都不知道呢,可千萬別讓小莉見笑了啊。”說罷,還朝夏炎銘笑了笑。


雖說老爺子在笑,不過,任誰都能將老爺子眼底的那份威脅看的清清楚楚。夏炎銘固執的繼續重申:“這就是我的未婚妻。”


“你……”老爺子的目光在噴火,像是即將暴起的雄獅。阮蕭涵感覺到了一觸即發的危機,求助似的看向夏炎月,不過后者依然沉默。她有些著急了,生怕夏炎銘壞事。傳言正盛,夏家內里矛盾迭起,家屬彼此之間都不太和氣,尤其是這對父子,萬一鬧出了什么事……


阮蕭涵拼命甩開夏炎銘鉗制在她腰上的手臂,向老頭子和那個女人恭敬的鞠了一個九十度的躬:“首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夏先生的秘書阮蕭涵,并不是什么未婚妻,夏先生開玩笑的,希望夏老爺子和這位小姐不要見怪。”


很顯然,阮蕭涵的這句話老爺子和那個女人都很受用,臉色好看了不少,唯一臉色更難看的就是夏炎銘。他狠狠的瞪了阮蕭涵一眼,拂袖走了。


老頭子的眼底跳動著狠厲果決:“這個逆子!”繼而轉頭至身后的女子:“我說,小莉啊,你不要見怪,我先去和夏炎銘這小子談談啊,你先吃點東西。我去取就來。”


女子乖巧的點點頭,應了一聲。


老頭子扭頭朝向阮蕭涵:“你,推我過去。”


阮蕭涵接過女子手中推輪椅的工作。她緩緩推著脾氣暴躁的老爺子,尋找著夏炎銘的蹤跡。來回十多次之后,老爺子都要不耐煩了,才終于在露臺上看到夏炎銘落寞的背影。阮蕭涵突然有點后悔,平時那么水火不容干什么,歸根結底,他也僅僅只是一個不太幸福的人。


老爺子突然大吼:“你這個不孝子!我不是告訴過你了么?小莉背后申家的財力物力都會給我們幫上大忙!你怎么就是不聽話!?”


夏炎銘從容轉身,笑容越發詭異:“不孝子?哈哈,真好笑,我為什么要對你孝順?充其量,你只是一個名義上的父親而已。”


“我是你爸!你身體里流的血有一半是我給你的!我給了你半條命!”老頭子的臉因為憤怒而有些變形,猙獰恐怖。


“說的真好,沒錯,你是給了我半條命,但你怎么補自己捂著胸口問問,你還給了我什么?小時候,我是怎么活過來的?我和媽媽姐姐撿垃圾維持生活的時候,你在哪?我媽媽生病去世的時候,你又在哪?你現在把我們姐弟接回來還管用么?你只是需要兩個傭人幫你管理公司!幫你管理你手上的鈔票!我的人生不需要你來安排,你更不要想插手我的婚姻!我是事情我自己做主,輪不到你!”夏炎銘的聲線因為激動而有些歇斯底里。


“混賬!”老頭子把自己的手杖狠狠的敲在了夏炎銘的臉頰上,夏炎銘一個踉蹌,腳底一滑,順勢跌倒在地上。他推開了跑過去扶他的阮蕭涵,自己勉強爬起來,用手背拭去嘴角緩緩流下的一抹鮮血,自嘲的笑笑:“怎么?被我說中了?我告訴你,大不了我就滾出這個公司,滾出你的家,不就是皆大歡喜了?你今天就是在這打死我,我也不會去申莉那個賤女人!”


“小銘哥哥……”阮蕭涵猛的回頭,不知什么時候,申莉,也就是剛剛推輪椅的女人,已經來到了這邊。


“小銘哥哥……”她有些艱難的開口:“你剛才……你說……難道,你以前說的,都是騙我的?”


“是!”夏炎銘有些負氣般的豪爽承認:“沒錯,都是騙你的!全部都是騙你的!都是這個老不死的東西,讓我到處勾搭女人!因為她們背后有關系,能讓他拿錢!為了錢,他什么做不出來?!”最后那一句話,帶著發顫的尾音,凄厲至極。


老頭子眼看快要壞事,連忙安撫:“小莉你可千萬別聽他胡扯,叔叔不會干這種事的……”


“不會?你說不會?那我問你,我媽媽是怎么死的?真的是醫生打錯針了么?我已經調查過了,媽媽死的當天晚上,你派人來過醫院,見過她的主治醫師!你敢說這事情和你沒有一點關系?”


什么?阮蕭涵仿佛挨了一個霹靂,吃驚的說不出話來。怎么回事?當年的夏夫人、夏炎銘姐弟的生身母親,竟然是被密謀害死的?而且……害死她的人竟然還是她的丈夫?


原來如此,難怪夏夫人的死會這么蹊蹺,小報都在爭相報道,自己在國外也聽到了些許風聲。生于豪門的女子,也許就這么悲哀。失去了利用的價值,便一無是處。她們的命運比男子糟糕的多,本來應該得到更多的回報,但卻依舊留不下一個美名。甚至,有些過激的豪門家族,家譜里都不能留下女人的名字。


他們難道忘了,是誰“政啟開元,志宏貞觀”么?他們難道忘了,是誰在奧爾良的戰場上帶領這戰士們揮灑熱血么?他們難道忘了,男人們的身后,一直站著誰么?可惜啊可惜,女子的命,即使是曾經的結發妻子,都是如此輕賤。而現在,自己老了,釣不來豪門女子了,竟然還要讓自己的兒子,重蹈覆轍,背上“負心漢”、“陳世美”的罵名。


天底下,哪有這樣的父親!在他的心里,兒女,妻子,不過都是盈利的工具。如此薄情寡意,怎么好意思讓自己的兒子叫一聲“父親”。


夏炎銘的雙眸變得血紅。這邊的動靜已經鬧得不小了。阮蕭涵才知道,今天是夏老頭子的壽辰。應邀而來的,不少都是商界、政界的名流,今天鬧出這樣的丑聞,夏老頭子的信譽大概會全毀了吧?


聞訊而來的夏炎月跌跌撞撞的踏著高跟鞋小跑過來,一頭秀麗的長發早已被汗水打濕,凌亂不堪,散漫在肩上。她看著夏炎銘赤色的雙眼,還有嘴角若隱若現的血跡,連忙撲過去查看,眼淚嘩嘩的流下來,打濕了臉頰邊的頭發。


坐在輪椅上的老頭子像一頭發怒的老獅子,怒發沖冠,捂住胸口說不出話來。片刻,他沖著夏炎銘吼道:“滾!你們全都給我滾!你他媽的就像你那個犯賤的媽一樣!非要死活賴著不走!離婚了不就什么都完事了?還非要我動手!老子他媽的還為她賠了一雙腿!你不就是想走嗎?滾,給我帶著你姐姐一起滾!我看你離開老子你怎么活!”


夏炎銘冷笑一聲:“這可是你說的。你最好祈禱,你說的最后一句話不要變成你的未來。”


他轉身推開夏炎月抓著他手臂的玉手,扶著自己的姐姐,站起來,毫不理會各式各樣的目光,說了聲:“蕭涵,走了。”說罷便大步流星走了出去。


“小銘哥哥……”聞聲,夏炎銘駐足了片刻,隨即,毫不停滯的走了出去。


夏炎銘開著車帶著兩個女人狂奔。約莫開了十幾分鐘之后,在一個十字路口剎車停了下來。


阮蕭涵陪著夏炎月坐在后排,不斷的安慰著她,紙巾大概都遞了兩三包。


夏炎月問:“小銘,準備以后怎么辦?”


“我早就準備好了。我在國外開了一家公司,雖然敵不過MIS&LIN的規模,不過也足夠我們生活了。但唯一的問題在于,”夏炎銘苦笑兩聲:“我在A城沒有房子,我不知道我們該住在哪。”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开元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