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4162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武俠 → 獨寵萌后

獨寵萌后

醉歌 著

完本免費

《獨寵萌后》的作者是醉歌,《獨寵萌后》的女主叫唐真真,男主是太子許默。唐真真因為是將軍的女兒,并且到了上學堂的年紀,被哥哥唐仲送到了學堂去讀書。在去學堂之前,唐真真的母親教導她,要是有人欺負她,不用怕只管打就是,但是有一個人是不能打的,那就是太子許默。唐真真上學的第一天在許默的挑釁下,坐在了許默身邊的位置,可是卻因為吃糖葫蘆被女太傅教訓了一頓,還被罰抄寫三百遍詩經。別急,這還只是小說的開始而已,要在學堂待上三年的唐真真在接下來的日子,將會如何跟太子斗智斗勇,又是如何當上萌萌的皇后呢?兩人日常會摩擦出怎樣的火花呢?拭目以待。

79.87萬字|次點擊更新:2018/07/09

免費閱讀

《獨寵萌后》的作者是醉歌,《獨寵萌后》的女主叫唐真真,男主是太子許默。唐真真因為是將軍的女兒,并且到了上學堂的年紀,被哥哥唐仲送到了學堂去讀書。在去學堂之前,唐真真的母親教導她,要是有人欺負她,不用怕只管打就是,但是有一個人是不能打的,那就是太子許默。唐真真上學的第一天在許默的挑釁下,坐在了許默身邊的位置,可是卻因為吃糖葫蘆被女太傅教訓了一頓,還被罰抄寫三百遍詩經。別急,這還只是小說的開始而已,要在學堂待上三年的唐真真在接下來的日子,將會如何跟太子斗智斗勇,又是如何當上萌萌的皇后呢?兩人日常會摩擦出怎樣的火花呢?拭目以待。

免費閱讀

這幾天,唐真真過得很是自在。沒想到,傷了個手,不僅不用寫字皇上還送了些補藥。

上次她打了太子,這次救了公主,算是將功補過了吧。

可皇后卻不這么想,不僅打了她兒子,還害得她女兒受驚,實在可惡。

唐真真自然不知道皇后怎么想,喜滋滋地以為自己立了大功一件,更重要的是還交到公主這個知己。

學堂上,唐真真一下課就到許惠雅旁,她小心掏出哥哥送的木雕娃娃,給小公主看。

“這是我哥從好遠的地方送來的,模樣是照著我做的。”她得意洋洋地說著。

小公主羨慕地拿過來,打量木雕娃娃,確實和唐真真很像,簡直是她的縮小版。

“你哥哥真好。”許惠雅摸了摸娃娃頭,花苞發髻顯得調皮可愛。

聽到這話,在一旁的許默扭過頭哀怨地瞥了許惠雅一眼。我對你不好,每次都是我讓著你的。

察覺到許默的目光,許惠雅趕緊閉上了嘴。

“這個娃娃這么好看,給我玩會兒。”小公主端詳了片刻,突然不想還給她了。

唐真真想了會兒,雖然有些不舍得,還是很大方地對她道:“當然可以。”

許惠雅越看越愛不釋手,一種念頭在腦海中迸發,一個木雕娃娃唐真真應該不會在意,再叫她哥哥送個不就得了。

許默瞥了一眼她手里的娃娃,多么幼稚的玩意,她妹妹怎么喜歡這些。

喜歡的不僅是許惠雅,唐真真也喜歡得緊。懷里沒有了木雕娃娃,心里空落落的,總覺得不是滋味。

“唐小姐。”許昌見她心不在焉,喚了她一聲,“是不是有什么事?”

唐真真嘆了口氣,如實道出。

“哥哥給的自然珍貴,不怪你如此。”許昌聽完,寬慰道。

唐真真雙手托著腮,扭頭看對面人,他勾起唇角的感覺仿佛春回大地,總讓人感到一股暖意。

她點頭,回以微笑,心尖暈開甜蜜。

罷了,這堂課后她就要回來,不管她樂不樂意,大不了送她別的什么玩意。

可她沒想到,下課后,小公主主動找上來,“真真,這個我很喜歡,你就送我罷。”

她說的那么自然而然,理所應當,只因為她是公主,所以喜歡上了就要給她。

唐真真生了悶氣,不就是公主有什么大不了,這是她哥哥千里迢迢送到這來的。

對她而言,這不是什么用來觀賞把玩的玩意,這是代表哥哥對她的思念和愛意。

這是她視若珍寶的東西,就算千金也不換。

“不行,這是哥哥送的,我再給你別的好了。”她的語氣堅決,不留余地。

許惠雅沒想到她竟然這么說,自己可是公主,哪一樣她看上了內務府不是巴巴地送來。

“別的我不要,就是要她。”許惠雅捏著娃娃,聲音也不由地蠻橫起來。

唐真真看娃娃被捏得緊緊地,心里一痛,伸手奪了過來,“這是哥哥送的。”

小公主特別委屈,哥哥送的有什么了不起,她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忍不住落下眼淚。

旁邊許昌想寬慰幾句,一直在旁看的許默見妹妹落淚氣憤地趕過去,一把搶過唐真真手里的木雕娃娃,狠狠地扔到地上,“不過是個破娃娃,誰稀罕。”

木雕娃娃重重摔在地上,打了幾個滾,頭和身子一下子分了家。

唐真真心痛地看著地上壞了的娃娃,回頭惡狠狠地瞪許默。

他無所謂地扭過頭,暗暗握緊了拳頭隨時等她出手時還擊。

可他沒想到,唐真真并沒有沖上來揍他,反而蹲下身子心痛欲碎地撿起娃娃。

她把它們抱在懷里,那么珍重。

哥哥說,如果想他了就看看木雕娃娃,他如今遠在邊疆不知何時會回來看她。而如今,娃娃壞了,她憑何去思念他。

她的哥哥,待她如花般地小心翼翼地呵護,視自己如寶如珠,她卻把他送自己的東西弄壞了。

唐真真鼻尖酸澀,一滴淚猝不及防地落到手背上,從最初的滾燙到刺骨的冰涼。

許默在此之前一直想看她哭的模樣,而她真哭了,他反而沒有那么的欣喜,不知所措間夾雜著慌亂。

他后悔莫及,想要扶她起來的手看到許昌攬她入懷時生生在半空中停住。

許默一直看著許昌把她扶到座位上,柔聲安慰她,心好像被什么扎了一下,從未有過的巨痛。

他不知道,原來一貫堅強的她也會有這么柔軟的一面,他也不知道這個木雕娃娃對她來說如此重要。

一側的小公主摸了眼淚,歪著頭后悔道:“太子哥哥,這個娃娃是她哥哥送給她的,原來對她來說這么重要。”

許默木呆呆地點頭,不知道怎么回到了座位上,女太傅講的什么他完全沒聽到。

他慌了神,他難以想象唐真真此時此刻有多恨自己。

是不是她以后永遠都不會理自己了,甚至看他一眼都不會了。

他在怕什么,許默在心里問自己,唐真真不理自己又怎么了,他堂堂一國太子這是怎么了。

他一直想,直到下了學堂,看到許昌和唐真真并排著走在一起刺眼到讓他莫明地痛。

而回到府中,他匆匆下令務必拿回來一個木雕娃娃,剛下了命令他又叫住太監,還是取一塊木頭好了。

他是想著她的模樣一刀一刀刻的,原來她長的也是如此好看,濃眉大眼,臉蛋微圓,梳著花苞頭,笑起來的模樣天真爛漫。

許默沒刻過木頭,一不小心手上就多了道傷,當他做完時,手上已傷痕累累。

可他想著唐真真看到這個木雕娃娃時,手上的痛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

許默帶給她之前心里難免忐忑,太子從來沒道過歉,也不知道她能不能接受。

她那么重視這個娃娃,會不會說他做的到底趕不上她哥哥送的。

想了片刻,許默還是硬著頭皮走到她面前,他不會道歉,把娃娃遞給她后簡單地說了句,“給,我做的。”

唐真真正趴在桌子上,心疼自己的娃娃,抬頭看見便看見他手上的木雕。

他做的木雕娃娃很是滑稽,花苞發髻雕成了個大包子,嘴角一直咧開到了耳根。

唐真真本不想要,再看到他疲倦的臉以及手上傷痕累累時,心就軟了。

她接過,人家是太子,道歉的方式也很有誠意,她就大人有大量,原諒他算了。

唐真真想對他擠出一個微笑,她努力了會兒還是作罷。

許默驚喜地看她拿過去,帶著些不可置信,“你肯原諒我?”

唐真真點頭,看他緊張的模樣抿著的唇忍不住咧開。

許默感到了從未有過的莫大的喜悅,從四肢百駭一直蔓延開來。

以后,他也可以和許昌一樣,光明正大地去安慰她了。

正當許默沉浸在興奮中,一旁的小公主湊過頭來,目光帶有祈求,“真真,你原諒了哥哥是不是也能原諒我。”

唐真真回答得很干脆,“當然。”

小公主眉開眼笑,看了看她哥哥,笑說道:“太子哥哥,我就說真真她不是你想的那樣。現在后悔放鞭炮了吧。”

什么,鞭炮是他放的。

唐真真想起那次的驚險,好了的傷痕似乎在隱隱作痛,原本晴天的臉烏云密布。

簡直太可恨了,這筆帳一定要算,先暴打他一頓,解完氣再和好。

許默哀怨地看了她妹妹一眼,不待這樣欺負人的。

還是他自己來吧,許默眼見唐真真舉起拳頭,自己先朝鼻子上打了一拳,悲痛得喊出聲來:“本太子錯了。”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武俠小說排行

    人氣榜

    开元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