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4162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都市 → 村嫂

村嫂

耳朵 著

連載中免費

村嫂是一本都市爽文小說,作者是耳朵,主角是白俊;白俊活了二十多年,閱女無數,上過的女人也無數,但是唯一讓他記住的就只有他嫂子;嫂子自從哥哥離世之后就一直守身如玉,也不讓自己接近;直到那天下大雨,雨水打濕了嫂子薄薄的衣裳,我才有機可乘的......

98.04萬字|次點擊更新:2018/10/11

免費閱讀

村嫂是一本都市爽文小說,作者是耳朵,主角是白俊;白俊活了二十多年,閱女無數,上過的女人也無數,但是唯一讓他記住的就只有他嫂子;嫂子自從哥哥離世之后就一直守身如玉,也不讓自己接近;直到那天下大雨,雨水打濕了嫂子薄薄的衣裳,我才有機可乘的......

免費閱讀

  陳蘭聞言一愣,愣了足足有五秒鐘,隨即假裝釋懷一笑,翻了我一個白眼:“瘋啦你。跟你說小俊,這話以后再也不許說知道不?這回,我就當沒聽見……”

  看著她迷人的小嘴,一雙嫩滑的大.腿健碩白皙,陳蘭身上一切的一切,此時此刻看來,都對我有著致命的吸引。

  我根本就聽不見了她在說什么,兩個健步上前,不由分說,就抱住了陳蘭。頓時,那反彈力道險些將我撞一個趔趄。太……有彈性了……陳蘭說什么也沒有想到我會突然如此,伸出的手被我壓在胸口,瞪圓了一雙驚恐的眼睛,張大了嘴巴。

  然而,不等她說話,我猛的的一下子就親吻在她那兩片溫潤的雙唇上。

  入口之處,一片柔軟,還帶著一股子說出來的女人氣味,那氣味,讓我心醉神迷……陳蘭瞬間反應了過來,緊緊的緊閉牙關,不讓我有半點寸進。同時雙手猛烈的推搡著我。嘴里發出唔唔唔的混沌聲音。

  終于親到了,我如何肯撒手。緊抱著她不放。這邊摟著陳蘭的脖子,我的另一只手,蠻橫的順著陳蘭的衣服塞到了里面,抓住了她胸口的白暫。

  忽然,我的腳背一陣鉆心的疼痛。疼的我嗷的一聲,趕緊松手松嘴。離開了陳蘭。

  陳蘭兩手插著腰,一臉的怒氣:“白小俊,你瘋啦?找死是不是?”說著,她還氣呼呼的伸手抹了一下自己剛剛被我親過的嘴唇。一雙怒目,宛若怒目金剛。

  我疼的齜牙咧嘴,摸著自己的腳背:“你踩我?”

  陳蘭哼了一聲:“踩你?要是換了別人,我就撓他個滿臉花。踩你,那是輕的。要是再敢亂來,我就撓你一臉的血槽,見不得人。”

  我的腳緩和了一些,氣呼呼的看著她道:“咱兩同歲,我就要娶你,老子就要睡你。咋的吧?”

  陳蘭手插著腰,陰陽怪氣的哼了一聲。忽然卻詭異的笑了起來:“想睡我呀?想睡我的人多了去了。行,我成全你,給你個機會,來娶我吧。娶了我,就跟你睡。”

  我聞言頓時如晴天霹靂,當然,是驚喜的那種。我愣了愣道:“嫂……陳蘭,你說的是真的?”

  陳蘭一臉正色:“當然是真的。讓媒婆上門提親,彩禮我都不要。只要明媒正娶。只要你能把我迎進門,老娘這幅身子隨你睡。”

  我指著她:“這事兒咱可說好了。”

  陳蘭一臉的嚴肅:“說好了!能娶了我就讓你隨便睡。想稀里糊涂的睡我,沒門。”

  我指著她:“你等著!”

  陳蘭笑的比較陰陽怪氣:“早就等著呢。來娶我呀!”

  這可是大事兒!

  大喜事兒!

  我連衣服都沒換,直接就沖了出去。走到門口的時候,我還聽到陳蘭一聲嘀咕:“幼稚……”

  頂著大雨,就直接就翻墻回到了自己家。

  家里,老爺子正坐在太師椅上,叼著那個銅桿大煙袋看電視。那煙袋,還是我爺爺傳下來的滿清的物件。

  見我回來,老爺子瞟了我一眼:“這是跟哪混去了?也不知道避個雨。趕緊把衣服換嘍。”

  我從衣柜里拿出衣服,換下濕衣服:“爹,我媽呢?”

  這時候老爺子叼著煙袋悠悠哉哉的說道:“她打麻將去了,老早就讓人電話電去了。哎對了小俊,今兒你高嬸兒上午又來了,說她那鄰村六合屯的侄女呀,二十三啦。見過你,托她給捎個話,你中意不中意?我看相片了,妮子還是不錯的嘛。你也老大不小了,趕緊的,差不多得了,老子還等著抱孫子呢……”

  我換上了背心,直接回絕道:“爹,你可別說了。高嬸那侄女我看過,高小敏嘛。蠢的像頭豬似的。屁股大的就跟個磨盤一樣。我可不要,在一屁股坐死我。”

  老爺子吹胡子瞪眼:“你懂個啥,屁股大生兒子。再說了,模樣差點咋?媳婦兒這東西,時間長了還不都一個球樣,丑妻近地家中寶……”

  我正好想跟他說這事兒呢,既然趕上了,我連忙道:“爹你別說了,那高小敏我是不會要的。正要跟你說這事兒呢,我要娶陳蘭!”

  我發現,老爺子聽了我的話,那拿在半空中要往嘴里送的煙袋,竟然一下子停在了半空中。

  足足有七八秒鐘的功夫,愣是一動沒動。

  好大一會兒功夫,老爺子才把身子扭過來,鐵青著臉看著我:“你說啥?”

  我昂首挺胸:“爹你聽好了,我要娶陳蘭當媳婦兒。我就相中她了!”

  這時候,我發現,老爺子手上的煙袋在輕輕的顫抖著。不但如此,他坐在太師椅上的整個人的身子都在微微的顫抖著。

  這么多年,我真是太了解他了。他這是真生氣了。

  又靜了好幾秒鐘,老爺子嗓子咕嚕嚕了一陣,然后咔的一聲吐出一口痰來。他晃了晃手里的煙袋:“小俊你過來!”

  看老爺子沒有發作,我大喜,湊上前去笑著道:“爹你同意啦?哎,跟你說爹,這就對了嘛?以后哇,兒子肯定孝順你,陳蘭的屁股也不小,保準一生就是兒子,您照樣有大胖孫子抱……”

  然而,我的話還沒說完。只見老爺子以格外利索的矯捷身手,哐的一聲,就把他那還冒著煙的煙袋鍋子,扣在了我的腦袋上。

  那是一個實心的紫銅煙袋鍋子,我的腦袋被這一銅鍋子刨的差點暈倒。里面的煙草還帶著火,都扣在了我的腦袋上。我甚至都聞到了頭發被燒著的焦糊味道。

  來不及顧著疼,我趕緊低頭,往下撲落帶火星子的煙末:“爹,你瘋啦……”

  “我瘋了?我瘋了?我看是你瘋了……”

  這還不算完,這老頭子以我見所未見的敏捷動作從太師椅上站起來,手里的紫銅煙袋鍋子雨點一樣朝我的身上砸來:“小王八羔子,我叫你娶,我叫你娶,我叫你娶……看來那狐貍精把騷放到你身上啦。我叫你娶……”

  老爺子是罵一句打一下。這煙袋鍋子放到古代就是一獨門兵器,我可扛不住他這么打。趕緊后撤:“爹你瘋啦,你住手,住手啊我跟你說,你再動手,我還手啦……”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开元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