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4162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武俠 → 大俠蕭金衍

大俠蕭金衍

三觀猶在 著

連載中免費

大俠蕭金衍最新章節全文免費在線閱讀:《大俠蕭金衍》是一本主角名叫蕭金衍的武俠小說,乃作者三觀猶在所著!何為江湖?人情冷暖是為江湖,快意恩仇是為江湖,有所為而有所不為,蕭金衍當過武林盟主也做過朝廷監察,富可敵國的財富,到處行俠仗義,就如觀世音一般受人敬仰,尊為一代大俠,卻不想忽然一夜散盡萬貫財,至江湖上銷聲匿跡,四年后,一個紅衣妙齡女子找上門......

13.5萬字|次點擊更新:2019/01/15

免費閱讀

大俠蕭金衍最新章節全文免費在線閱讀:《大俠蕭金衍》是一本主角名叫蕭金衍的武俠小說,乃作者三觀猶在所著!何為江湖?人情冷暖是為江湖,快意恩仇是為江湖,有所為而有所不為,蕭金衍當過武林盟主也做過朝廷監察,富可敵國的財富,到處行俠仗義,就如觀世音一般受人敬仰,尊為一代大俠,卻不想忽然一夜散盡萬貫財,至江湖上銷聲匿跡,四年后,一個紅衣妙齡女子找上門......

免費閱讀

    雨越下越大,絲毫沒有停的意思。

    五個人、一匹馬、兩頭驢擠在了城隍廟僅剩的破門下避雨。就在這時,小紅魚的肚子不合時宜的咕咕叫了兩聲。

    小紅魚說:“我餓了,作為主人,你不管飯嘛?”

    蕭金衍道:“我也餓了。”

    趙攔江道,“你去找點吃的。”

    蕭金衍說,“沒力氣。”

    趙攔江來到了癩皮驢面前,眼睛不懷好意的注視著呂公子,嚇得呂公子鼻子哼哧哼哧,連連后退。蕭金衍知他打什么主意,連說,“那邊還有一匹馬、一頭驢。”

    趙攔江看了李傾城一眼,“李家人多,我打不過他。”

    “那你能打過我?”

    趙攔江道,“蕭金衍從不對朋友出手。”

    呂公子可憐巴巴的望著蕭金衍,蕭金衍仰天長嘆,“老天爺,能變點吃的來嘛?”

    又有敲門聲。

    來者是村頭賣菜的李寡婦,她手中挎著一只竹籃,送來了一盆煮白菜、一只燒雞,還有一壇燒酒。蕭金衍臉上堆滿笑容,“李嬸兒,我就知道,你是刀子嘴、豆腐心,知道我這邊幾天沒開火,特意來送吃的。”

    李寡婦說了句行了,別貧了,把飯菜放了下來,皺了皺眉,“你這個破廟怎么成這樣了?”

    趙攔江道:“有些人啊,一生氣就喜歡砸東西,跟娘們似的。”

    李傾城橫眉怒目,“再說一遍?”

    “我只說一遍,愛聽不聽。”

    李傾城就要拔劍,趙攔江的手握在了刀柄上,兩人大戰,一觸即發。

    蕭金衍連忙勸架,“再打下去,咱們連避雨的地兒都沒有了。”

    趙攔江問,“你打得過我嘛?”

    李傾城冷笑,“打不過,士可殺不可辱,蕭金衍,你的準小舅子被欺負了,你還管不管?”

    蕭金衍說,“我好困,只想吃飯完睡一覺。”

    蕭金衍去接飯菜,李寡婦伸手一攔,“這頓飯,可不是白吃的。”

    “我就知道沒好事。”

    李寡婦說,“我管你一頓飯,你幫我殺個人。”還未等蕭金衍接話,她又道:“不過也不用急,等什么時候你有空,順手幫我宰了就行。”

    蕭金衍說,“一頓飯換條人命,這頓飯也太不劃算了。能讓李三娘動了殺心的人,究竟是誰?”

    李寡婦道,“那人姓什么我忘了,好像是叫李是非,還是趙士非,還是宋事飛,將來你在江湖上遇到叫這個名字的人,幫我殺了他。”

    “你為什么不自己動手?”

    “他是我孩子的爹。”

    蕭金衍:“呃呃”

    趙攔江一把奪過籃子,撕下一根雞腿啃了起來,說:“別啰嗦了,飯我吃了,人將來我遇到幫你宰了就是。”

    李寡婦走后,五個人席地而坐,李傾城有潔癖,從馬上解下一塊氈布,鋪在地上。

    小紅魚說,終于可以吃飯了。

    話音未落,城隍廟大門被人踹開。

    轟隆。

    整個大門轟然倒塌,趙攔江雙手撐地,向后倒飛出去。李傾城一把將青草拽住,掠出兩丈多遠。小紅魚也施展輕功,來到了棗樹上,唯獨蕭金衍,坐在最里面沒來得躲避,弄了個灰頭土臉。

    蕭金衍怒道:“什么人這么沒禮貌,不知道敲門嘛?”

    雨中,有五人身披蓑衣,走了進來。看打扮是蘇州城六扇門的捕快,為首之人是個矮胖子,喝道:“這里誰是頭兒?”

    蕭金衍笑著說,“原來是差爺,我是這里的主人,這幾個是我朋友,在這里避雨。”

    一名捕快道,“大膽刁民,見了我們蘇捕頭,還不下跪?”

    蕭金衍撇撇嘴,“地上有點濕,我只有這一套衣服,要跪你跪。”

    那矮胖捕頭環顧四周一番,這才道,“本官姓蘇,名正元,乃蘇州府新任的總捕頭,奉命清查流動人口,你們幾個帶著兵刃,一看就不是善類。本官當捕頭十余年,辦過的江湖人,沒有一百也有八十,我警告你們,不要在我地盤出現。”

    捕頭本是吏,他自稱本官,算是僭越,然而在平民老百姓眼中,住知府衙門的,都是當官的大老爺。

    蕭金衍納悶道,“差爺,我不是流動人口,我在姑蘇城住了一年多了,不信你問問鄉親們,再說了,我們都是大明子民,一不偷、二不搶、三不反對三不造反,憑什么趕我們走?”

    蘇正元冷哼一聲,“你們這些江湖人,白天安分守己,到了晚上殺人放火無惡不作,本官最痛恨的便是江湖人,我給你們三天期限,三日后,你們若還不離開,就去六扇門大牢里呆著去。”

    趙攔江向前一步,將刀橫在手中。

    蘇正元見狀,喝道,“你想刺殺本官不成?”

    蕭金衍連說誤會,把刀接過來,順手從燒雞上劈了剩下一根雞腿,遞給蘇正元,“我兄弟想請你吃雞。”說著,連跟趙攔江使眼色。

    江湖上有個不成文的規定,江湖中人絕不與官府發生沖突,至少在明面上不行。

    當年大明立國,江湖中人沒少出力,太祖皇帝登基后,曾欲將江湖中人一網打盡,后來國師劉伯冷求情,此事才作罷,不過卻立下規矩,江湖中人不得與官府作對,并成立了登聞院,將天下各大門派造冊錄籍,這一制度延續至今。

    趙攔江哪里管這一套,再踏出一步,就勢取刀,一刀劈出。刀風凌厲,似乎要將雨幕一分為二,那幾名捕頭嚇得連連后退,照在趙攔江也沒有殺心,只見眾人蓑衣落地,捕快服前胸的“捕”字,竟被趙攔江劈成了碎片。

    蘇正元道,“你竟敢對本官動手?”

    “不錯,怎得?”

    蘇正元色厲內荏,“沒事,我就問問。”

    趙攔江冷冷道,“這次是略施懲戒,下次再見到你們,就不是幾件衣服的事了。只要趙某人在蘇州府一日,你們休要出現在我面前一次!”

    蘇正元帶著眾人,灰溜溜的走了。

    雨停。

    蕭金衍心中暗想,這個幾個人留在姑蘇城內,遲早會給自己惹出是非,得想辦法把他們趕走,于是道,“各位,雨也停了,不是我不想留你們,現在我連住的地方也沒了,咱們青山不改綠水長流,我就不送了。”

    李傾城道,“你不幫我找武經,我就不走了。”

    趙攔江說,“跟我走。”

    “去哪里?”

    “找地方住!”

    蘇正元帶著眾人回到了蘇州府衙,心中越想越氣。

    他本是隴西涼州人,來蘇州之前,曾是涼州捕快,涼州窮山惡水,沒什么油水,于是花了八千兩,打通了京城的關系,才討到了蘇州府六扇門總捕頭的缺兒,想來這里趁機撈一筆。

    新官上任三把火,他上任后第一件要做的便是對治下的江湖進行清查,趁機拿幾個散兵游勇,好來個殺雞儆猴,給城內的財主們立威,誰料第一把火就被一場大雨淋滅,怎么能不窩火?

    “飯桶!一群飯桶!”他指著手下幾名捕快罵道,“平日里耀武揚威的,關鍵時刻怎么不頂用了?”又指了指他們胸口的補子,“這刀劃的是你們的衣服,打得是老爺我的臉啊!”

    蘇正元又問,“為首那個叫什么來著?”

    劉三說:“啟稟老爺,為首那個叫蕭金衍,是無名鎮一個職業混混,其余幾人就不知道了。”

    蘇正元嘀咕道,“蕭金衍,怎么這個名字這么耳熟?”蕭金衍當過武林盟主,可那是五年前的事了,更何況這個人看著年輕,他無論如何也沒有把此人和武林盟主聯系起來。

    “老爺,今天那姓蕭的撂場子,咱們就這么算了?”

    “算了?”蘇正元罵道,“這事兒沒完!要是不辦了那幾個家伙,老子以后怎么在蘇州混?”他越瞧幾人越是生氣,“你們都給我滾,該干嘛干嘛去,找塊布,把胸口的補子給弄一下。六扇門的臉都丟盡了!還有,最近蘇州城來了許多江湖人,你們招子都給我放亮一點,有什么風吹草動,趕緊報我!”

    蘇州園林,天下聞名。

    無論是豪門高第,還是小門小戶,在府宅之事上,很是講究。

    最講究的,便是范宅與趙府了。在大明,民居為宅,官居稱府。范家雖有錢,祖上卻沒有出過功名,府邸雖建的美輪美奐,卻也只能是宅。趙家乃書香門第,曾出過三個進士,一個尚書,是為趙府。

    范家的主人范無常,身穿一身藍綢緞的長衫,這件長衫洗的泛白,袖口、胸口打了十來個補丁,此時正在算賬。

    范無常將這幾日來進項堆在一起,桌子上放著一個算盤,銅錢串成一串,碎銀子聚成一堆。

    他將碎銀子秤了,足足有五十二兩,準備明日找個銀店,把銀子鑄成一個元寶。范無常心中盤算,李家銀店火耗三兩,太貴,得去城東十里的劉家銀店,雖然遠一點,但火耗才二兩,如此一來,終于攢夠了十萬兩銀子,完成了人生的一個小目標了。

    范無常名下有兩個綢緞莊、一個客棧,生意興隆,可謂日進斗金。這十萬兩銀子,是他跟夫人從牙縫里擠出來的,為了湊齊十萬兩,他特意將夫人送回丈人家,理由是可以省一個人的挑費。

    這些錢,將來可是留給自己兒子范小刀的。

    范無常心想,也不知這小子在逍遙派過得如何。

    說起這個兒子,真不讓他省心,小時候天天調皮搗蛋。十歲時,范小刀正在長身體,飯量很大,又好吃懶做,在家里不干活,為了省錢,范無常把他送到了天龍寺,結果范小刀把天龍寺鬧得天翻地覆,還在天龍寺的祖傳秘籍六脈神劍上撒尿,天龍寺方丈千里迢迢,把他送了回來。

    后來,逍遙派來姑蘇城招徒,不收學費,管吃住,還傳授武功,這等好事,范無常又怎會錯過,于是咬牙給了范小刀三十兩銀子,把他送到了逍遙派,還特意叮囑他,未學成下山之前,就不要給家里稍信了,費錢。

    范無常將銀子收了起來,心中長舒一口氣。

    為了慶祝十萬小目標達成,范無常準備奢侈一下,晚上加一個肉末燉白菜,多蒸一碗米飯,還要把用上等的檀香木雕刻的木雞、木鴨拿出來,這種東西,只有逢年過節或者祭祀時才取出來,平日吃飯時,客棧伙計多看一眼,他都心疼的要死。

    這時,大門被踢開。

    趙攔江帶著眾人闖了進來。

    范無常見眾人手中帶著兵刃,以為是打家劫舍的匪類,連忙撲騰跪下,“好漢饒命,我家里沒錢啊!”

    趙攔江看了看院子,指著東廂房道,“這邊我住,你們住對面。”

    范無常見對方不理他,站起身來,問,“你們想干嘛?”

    趙攔江將刀往門口的石墩子隨手一扔,刀身沒入石墩之中,嚇得范無常面色蒼白。趙攔江說,“我們沒地方住,借你家用幾個月。順便管管我們的飯,你盡管放心,我們不給你錢。”

    小紅魚看中了一個耳房,道,“我要這間。”須臾間,李傾城、青草也都挑了房間。蕭金衍動作稍慢,只剩下一間偏房,靠近茅房。

    蕭金衍有些不好意思,道:“范老板,這樣不合適吧?”

    范無常連連點頭,“是啊,是啊,這樣不合適。”

    蕭金衍指了指主屋,“那麻煩您把您屋子收拾下,我就湊合住吧。”

    范無常臉都綠了,道,“這分明是一群強盜啊!”

    “你說什么?”

    范無常擠出一個笑臉,“我說歡迎各位英雄好漢,令敝宅蓬蓽生輝。”

    蕭金衍拍了拍他肩膀,道:“范老板,如此就破費了,你放心,你們家呢,我們也不白住,我們還準備白吃,不過不挑食,你吃什么,我們就跟著吃什么。時候不早了,趕緊做晚飯吧。”

    范無常家中無端生來橫禍,可是對方人多,又懂武功,只得先穩住他們,然后在從長計議,想辦法把這些瘟神送走,他來到廚房,用勺子挑了兩勺米,想了想,又抓出一把,放在米袋下面的小口袋中。

    范無常勤儉持家,每次蒸米飯,都會從鍋中抓出一把米,如此一來,每月可以省下將近十斤米,他曾得意的稱之為生活的哲學,日子就應該這么過,否則,這十萬兩銀子又怎么能攢出來?

    他心中罵道,“讓你們吃,撐死你們!”

    米飯煮好,端上桌來,眾人望著這不足一碗的米飯,大眼瞪小眼,不知如何是好。范無常自己數出十粒米放自己碗中,細嚼慢咽,吃了半天,拍了拍肚子,打了個飽嗝,道,“諸位,快些吃哈,不夠再加!"

    “范老板,加個肉菜唄。”

    范無常只得從箱子里取出來木雞、木鴨,呂公子問道檀木香,上前一口把雞頭咬掉,把范無常心疼的,差點哭出聲來,“敗家玩意兒啊!”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武俠小說排行

    人氣榜

    开元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