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4162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都市 → 不留名

不留名

鵝考 著

完本免費

白天是普普通通,毫不起眼的上班族。到了夜晚,他就是令貪官污吏,地痞流氓,作奸犯科,為富不仁之人聞之喪膽的俠盜——不留名!

23萬字|次點擊更新:2019/04/02

免費閱讀
作者叫的小說名字是《不留名》,《不留名》是一本女頻類型的小說,故事屬于都市類型,目前處于完結狀態,這本小說的感情走向是“都市”,最近更新的章節是“新書發布通告”,講述的故事是:沈言默默的看著報紙上林琴詩那美到令人心跳停止的面容,很久很久之后,他輕輕的嘆了口氣。緩緩的,把報紙折上了。他的目光,穿過了身邊的窗戶,仿佛看見了當年那青春年少,卻同樣光彩奪目的身影。五年了呀!不知道,她還記得當年的我么?就算不記得了,她也應該記得另一個我吧?少年時的熱血和懵懂,真的讓人懷念啊!不知道如果見了面,我們都會說些什么呢?

免費閱讀

在樓下洗了個冷水澡,沈言披著毛巾就回到了二樓的房間。換上了一條干凈的短褲,他開始收拾起周萍為他買的這些東西來。

這次周萍為他買了幾件高檔的襯衫,一條黃色的領帶。一條很舒適的休閑褲,還有其他一些東西。看著這些,沈言只有微微的嘆氣。心想這個世上誰不想穿得漂漂亮亮,干干凈凈呢?可是我不能啊!這些東西對別人來說是享受,對我來說就是束縛,就是破綻。總有一天,我還是要走上那條不歸路的。也許,還要搭上這條性命。何必搞些束縛來約束自己,讓自己放不開手腳呢?

拿起這些東西,沈言來到大衣柜面前打開了柜門。兩邊是放內衣褲等小東西的小柜子,中間則是放大衣西裝等長重衣服的大柜。

沈言把新襯衫和褲子都放了進去,本來準備就這么直接關上了。可是他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猶豫了一下,就伸手按到了大衣柜里面的里板上。只見他先是輕輕向上一抬,然后兩指一推。大衣柜的里板竟然呀的一聲緩緩向后移去。好好的大衣柜里,竟然出現了一道門!

沈言似乎絲毫也不覺得奇怪,輕輕撥開大衣柜里掛著的衣服,頭一低,就這么鉆了進去。

“啪”一聲,門里的燈亮了。之間大衣柜的后面,竟然是個空間狹小的密室。最多,也就三、四個平方。里面有一張小桌子,一把小椅子。角落里有一個小紙板箱,靠右邊的木板墻上,還掛著一套藍黑色的運動服。

沈言直接走到掛在墻上的這套運動服面前,伸出手,滿懷感觸的***著運動服的衣領。隱隱約約,可見這套運動服的里襯竟然是純黑色的。

沈言似乎對這套運動服感情極深,不但長久的****而且還輕輕的自言自語道:“爸,真對不起,這么多年了,孩兒還是沒能查清楚到底是誰害了您。您在九泉之下,一定很生氣吧?”

說著說著,沈言那明亮的眼睛里,竟然出現了隱隱的淚光。過了一會兒,伸手輕輕擦了下眼睛,忽然臉上露出了笑容,又是對著這套運動服自言自語的道:“不過,就在一個多星期前,孩兒終于把不留影身法練成了。飛石手法,現在也已經有了八成火候。這些年來為了給您報仇,孩兒韜光養晦,苦練功夫,現在終于又要到了重新穿上這套夜行服的時候了。爸,您在天國,保佑孩兒能找到殺害您的兇手,手刃仇人,得報大仇。孩兒也將繼承您的遺志,匡扶正義,為民除害。把咱們家世代的俠名,永遠保持下去!”

沈言***了這套運動服良久,終于放下了手,慢慢走到角落里的那個小紙板箱前,蹲下來,打開了紙板箱的翻蓋。里面有一雙黑色的運動鞋,兩只黑色的皮手套,一些工具,一個小罐子,還有兩本筆記本。

沈言打開了小罐子的蓋,里面裝的竟然是一些小小的鵝卵石。一顆顆圓滑光潔,仿佛長年累月被人把玩過一樣。

沈言伸手抓了一把在掌中,大約有這么五、六顆的樣子。也不見他怎么作勢,只是手腕一抖,其中的一顆鵝卵石忽然離手向上彈起。還沒飛上有半尺高,第二顆石頭又接著彈起。眨眼間,六顆鵝卵石全部的自沈言的掌心飛出。等最后一顆彈起時,原先第一顆彈起的石頭正好落了下來,被沈言隨手接住,馬上又再拋起。就這樣,一顆顆落下的石頭被沈言隨接隨拋,就象耍戲法似的,在空中此起彼伏,連綿不斷。

而且,在接拋的過程中,沈言竟然看都不看這些石頭一眼,甚至他還拿起了紙板箱里的一本筆記本,右手邊接邊拋,腳步走到密室中間的那把小椅子處坐下。左手翻開筆記本,認認真真看了起來。

看起來,他的注意力確實在筆記本之上。右手的接拋石頭,完全是靠感覺和反應。如果仔細看去,這六顆鵝卵石每顆被拋起的手法都不同,每顆石頭翻滾旋轉的方向也各自不一。玩石頭玩到如此境界,真不知沈言是怎么練出來的。最令人瞪目結舌的是他還在看書,注意力全不在此。本來象這種雜耍,那些雜技團的高手們或許也能做到。可是要像沈言這樣一心二用,或者說全靠感覺來玩。那真是殺了他們,也難以做到的吧?

就這樣,沈言一邊認認真真的研究著這本筆記本,一邊毫不間斷的接拋著這些石頭。不知不覺,一個多小時就過去了。忽然,沈言聽到密室外面的房間里,響起了他手機的鈴聲。沈言愣了一下,心想這都晚上了,誰會打電話來找我?

沈言沒有朋友,除了周萍,也沒有任何親戚。一般來說,到了晚上是不會有人給他打電話的。

鈴聲還在響著,沈言沒有辦法,只好伸出一根食指,將落下來的石頭一顆顆撥向了角落紙板箱的方位。鵝卵石如流星般飛劃過去,每一顆都準確的落進了紙板箱中的罐子里。

接著,沈言站了起來,穿過大衣柜,來到外面的房間。從仍在床上的衣服里掏出手機后一看,他笑了起來。

來電顯示上,顯示著周萍的名字。看看時間,現在已經快晚上十點半了,這時候,她還打電話來干什么?

按下通話鍵,沈言把手機放在耳邊,笑著道:“萍姨,有什么事嗎?”

只是手機里,傳來的卻是一陣雜音,根本沒有周萍的說話聲。沈言又是一愣,接著道:“喂,萍姨,你聽得到我說話嗎?”

手機里還是雜音,但隱隱約約,似乎好像有人的聲音在說話。換了別人,也許聽不到這微弱的說話聲,但沈言不是普通人,他的耳朵異常靈敏,馬上就聽出這似乎果然是周萍的聲音。

但這說話聲怎么會這么微弱,這么不清楚的?難道手機通訊出問題了?幸好,這問題也難不住沈言。只見他吸了一口氣,忽然閉上了眼睛。剎那間,本來微弱的聲音頓時清晰了起來。

“齊……齊總,還是……不要了,我的頭很暈,想回家休息。下次……下次再去你家坐坐吧?”

“呵呵,今天這么難得才請得到周小姐,要是下次,真不知要到什么時候了呢。我那套桂竹園的別墅才剛剛裝修完畢,今天正好請周小姐過去參觀一下。而且,我那里的床很舒服的,周小姐要是頭暈,可以在我那里休息一下哦!”

“哎,你別……齊總,今天真的不行,我喝多了,改天吧,好……好嗎?”

聽到這里,沈言隱隱感到了不妙,忙大聲的叫道:“萍姨!萍姨!你在哪兒?”

可是周萍似乎沒有聽到,仍是在和一個男人說著話。聽周萍的語氣,似乎已經醉了七、八分。這男人這時候邀請她去什么別墅里參觀,擺明了不懷什么好意。周萍是沈言在這世上唯一的親人了,要是她受到了什么侮辱,沈言怎能不感到焦急。

又是叫了幾聲,周萍依然沒有回答。沈言心念一轉,已經明白了原因。這時候周萍的手機,多半還在她自己的提包里。只是不知周萍酒醉時碰到了哪里,手機被觸動了重播鍵,所以才打通了自己的電話。也正是如此,手機的聲音才會這么模糊,要不是自己從小就練耳力,根本不可能聽得清里面在說什么。

PS:今晚十二點正再上傳一章,新的一周開始,請喜歡這本書的朋友們多多點擊,多多投票,讓我在下周的新書排名能更高一點吧,謝謝!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开元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