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4162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歷史 → 殘明虎嘯

殘明虎嘯

絕四毋 著

完本免費

大明三百年眾說紛紜,特別是崇禎這位皇帝備受爭議,明朝的滅亡也是各有各的說法,天災論,人禍論,歷史的必然論還是偶然的因素不一而足,本人單純的不喜歡滿清,認為他們毀了我們華夏文明,故而寫這本書,主角自然要回天有術,但不是取而代之,而是改良社會,歡迎大家品鑒。

52萬字|次點擊更新:2019/04/02

免費閱讀
歡迎大家關注伯樂小說網,這次為大家推薦的小說是《殘明虎嘯》。《殘明虎嘯》是作家“絕四毋”的小說作品,這本小說的感情走向是“歷史”,小說最先講述的是“第一章 來到明朝”,《殘明虎嘯》是男頻類小說,小說屬于歷史類型,講述的故事是:自戀的陳子強,讓陳子龍哭笑不得,不過這堂弟還真是聰明,至少記憶力驚人,這短短的二十天,就把大學論語背下了。隨口考了他幾句背誦,發現還真是倒背如流,要知道他隨口所說并不是從頭開始的,而是隨機在中間抽出來的,陳子強馬上就能接上。陳子龍高興壞了,趕緊拉著陳子強,跑到后院祖母繼母住的地方,把這事告訴她們,暫住在這里的陳俞氏笑道;“強兒記性好,啟蒙的時候就是如此,但理解力卻無出眾之處。”

免費閱讀

方以智驚訝地問他,如何知道遠在千里之外的食物,要知道松江府廣植桑樹,許多良田都被織造行業擠占,是沒人在意番薯的。

陳子強一副靦腆的樣子,假裝羞澀地回答道:“前番大哥的友人來了好幾個,小弟年幼不敢在座,倒是和他們的隨從書童玩在一起,聽一個閩省人氏說的,他說番薯甜甜的,可好吃了。”

陳子龍和方以智啞然失笑,果然還是孩子,遂不再追問,方以智點頭回答他,福寧府確實有番薯一物,種植極容易,只是產量不高而已,五弟想要嘗嘗,過幾天讓人送一些過來,他這次回來,還真帶了一點,也就是圖個新鮮罷了。

陳子強高興地謝過,心里樂開了花,他明白崇禎朝真正倒下去的原因,不是女真人太強悍,而是饑荒和民亂才是罪魁禍首。

崇禎元年開始,陜西大旱,繼而發生全國性的大饑饉,陜西爆發農民起義,無奈的皇帝養不起那么多人,第二年下令裁撤驛站,李自成就是被裁撤的驛卒之一。

幾天后方以智的一位隨從送來十來個番薯,陳子強樂顛顛的拿走三個,說要拿去種植,陳子龍雖不愿意他分心,但想想他的年紀,也就隨他去了,就當是讓他放松一下。

陳子強可是知道為什么明朝番薯產量不高,那是這時候的人不懂得種植,番薯需要二次移植,長出藤蔓后拔出修剪,再次種植才能高產。

而且二次后的番薯不僅個大,產量更是比其他農作物高出幾倍,陳子強在自家老宅的后院做實驗,翻出一壟地,把番薯切塊放置到長芽再種進地里。

這東西極好種,不需要肥沃的土地,閩省農人多是種在山地上,隨便開個荒種上就行,而且也不需要澆多少水,屬于耐旱的植物,但要施好基肥。

從這時候起陳子強多了個事情干,每天下學回來就扛著鋤頭去開荒,他人雖小力氣不小,都是習武的緣故,當然不能和成年人相比。

大嫂張氏見他每天忙忙碌碌,生怕他耽誤了學業,很是考核了他幾次,見他對答如流,沒有絲毫滯礙,這才放下心來,隨他去胡鬧。

這小子虎頭虎腦的憨態可掬,而且還嘴甜,二十一世紀的男人不嘴甜,可是找不到女朋友的,所以極得高太安人唐宜人的疼愛,現在連剛過門不久的嫂子張氏也疼愛他。

番薯一年三個季節都可以種植,分為春夏秋,后世連冬天都能中,用塑料薄膜覆蓋防霜凍,現在是在明朝自然不行,這東西不耐寒,二十多度的氣溫最適宜生長。

陳子強正好趕上初秋,還能種上一撥,七月的天氣還是很熱的,南方人的諺語說:六月曬路,七月曬房。

說的是六月外面熱,七月房子里熱,七月屋外院子里已經有涼風了,但勞作一樣會熱,每天陳子強都是在老宅洗完澡才會堂哥那吃飯。

掌握技術的陳子強,培育出的番薯苗長勢喜人,八月中秋前他有忙活開了,陳子龍好奇地跟來看,見他把一顆顆番薯苗拔出來,修建后摞在一邊。

好奇地問他:“五弟,你這是干嘛,長得這么好干嘛拔掉啊。”

“嘿嘿嘿,大哥不知道吧,這東西要二次栽種才能高產,比水稻高出兩三倍的產量呢,我先實驗,如果成了能養活好多人,到時候窮人就不要餓死了。”

“五弟...你..你要種番薯,原來是想著這事啊。”

陳子龍驚訝地指著陳子強,滿眼的不可思議,自己這堂弟才八歲啊,這是什么樣的胸懷啊,杜子美的安得廣廈千萬間也不過如此吧。

激動的陳子龍忘了問弟弟怎會知道種植的事,急忙問他要如何幫忙,陳子強也不客氣,一邊干著活,一邊教堂哥怎樣操作。

兄弟兩忙了一天,中午草草扒了兩口飯,又去忙活了,直到全部重新栽種完畢,哥倆看著互相臟兮兮的樣子,笑的互相打趣對方。

“五弟,你說的是真的,這東西真能養活很多人。”

閑下來的陳子龍終于問出來了,陳子強老神在在地回答:“大哥,弟弟有許多秘密,但我保證說的都是真的。”

“秘密”

陳子龍自語著,看了一眼堂弟不再問他,陳子強瞥了他一眼,覺得應該說些什么,擺出一副傲嬌地樣子說;“大哥咱們去洗洗回去吧,不要問我了,我才不會告訴你我還會很厲害的武功呢。”

“噗...哈哈哈..”

陳子龍笑的前俯后仰,一點也看不出名士的風采,指著陳子強說不出話來,良久方歇。

兄弟兩洗完澡牽著手回家,一家人訝異地看著,平時一副書生派頭的陳子龍,肩上搭著臟衣服,笑臉盈盈的走進來。

高太安人忙問其故,陳子龍含笑說出堂弟小小年紀就知道生民艱辛,發出的宏愿是不餓死窮人,全家人驚訝地看著小男孩。

張氏過來伸手摸摸陳子強的頭說;“咱們家五弟這是要繼承張橫渠的志愿,好啊,嫂子支持你。”

陳子強仰著小腦袋,稚嫩的聲音響起:“大嫂子,弟弟不敢說為天地立心,也不敢說為萬世開太平,但橫渠先生的為往圣繼絕學,為生民立命正是我的志向。”

“好,五弟小小年紀有此志向,難怪你臥子堂兄稱你為吾家千里駒。”

隨著話語聲進來三個青年,陳子強自然認識,三人都是陳子龍的好友,大婚時來過,且常來陳家與堂哥暢談。

三人正是明末名士夏允彝,徐孚遠,周立勛,這三人也是后來幾社的代表人物,其中徐孚遠還是當年首輔徐階弟弟的曾孫,在江南可是大名鼎鼎,他們與陳子龍相交莫逆,自然跟其一樣稱呼陳子強為五弟。

當晚四友聚會相談甚歡,期間陳子龍說起白天之事,三人深感驚訝,忙問及如何栽種,如何育苗,培土幾何,施肥多寡及其種植細節。

陳子龍對開頭之事不甚了了,叫來陳子強詢問,陳子強拿起筆邊寫邊畫,一邊說著一邊比劃,四人聽他說的頭頭是道,自是相信他所言。

十月末收成的時候就到了,三人接到通知趕來查看,果然,從地里刨出番薯大獲豐收,激動萬分的三人要求陳子強留種,明年推廣開來。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歷史小說排行

    人氣榜

    开元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