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4162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歷史 → 崇禎十五年

崇禎十五年

韭菜東南生 著

完本免費

穿越回崇禎十五年,一人成為太子,另一人卻依然是小乞丐,崇禎、多爾袞、李自成、張獻忠、且看兩人的恩怨如何在這天崩地裂、梟雄奸雄并起的大時代中,卷起千堆雪!

68萬字|次點擊更新:2019/04/02

免費閱讀
崇禎十五年小說是一本非常精彩的男頻小說,作者是韭菜東南生,小說屬于歷史類型,這本小說的感情走向是“歷史”,第一章說的是“第一章 再世為儲”,此書正處于連載中,小編強力推薦閱讀:而心急的崇禎又犯了松錦之戰的老毛病,不等孫傳庭練兵完畢,就不斷催促他進軍,最終導致了郟縣兵敗,潼關失守。歷史上,直到孫傳庭戰死潼關了,崇禎都還不相信,認為孫傳庭是“詐死潛逃”,以至于連“贈蔭”都沒有給。個中曲直,朱慈烺前世在史書中看的很多,知道孫傳庭的失敗,跟崇禎帝的急脾氣有莫大的關系,但子不言父過,尤其父親還是皇帝,一喜一怒都可能決定天下命運的關口,他就更是要謹言慎行了--就像改變歷史、改變天下一樣,要想改變崇禎的急躁脾氣,也必須循序漸進,潤物無聲。

免費閱讀

鄭芝龍雖然部屬眾多,擁有超過三千艘大、小船的船隊,是福建的土皇帝,但正式的官職卻只是一個水師參將,只掌管水師,其上還有掌管陸軍的福建總兵,如果拔擢他為福建總兵,不但官升一級,而且等于朝廷正式確認了他福建土皇帝的身份,對鄭芝龍來說,不異于喜從天降,而同時,他弟弟和兒子也都得到了朝廷的官職,一門三人都受到了朝廷的寵遇,皇恩浩蕩之下,他鄭氏一門必然感激涕零。

如果是抽調他手下其他的將領到登州水師任職,鄭芝龍一定會疑心朝廷在抽其精兵,斷其手臂。

但鄭鴻逵不同。

鄭鴻逵沒什么才干,唯一的優點就是對他忠心耿耿,所以他不怕鄭鴻逵起異心,更何況兒子鄭森被任命為了水軍游擊,有兒子鄭森在,弟弟鄭鴻逵就是一個傀儡,加上軍中都是他從閩南漳州、泉州一帶招募而來的閩南子弟,絕大多數人的家人親眷,都留在福建,其間領軍的小頭目也都是自家的親族子弟或者親信部下,所以鄭芝龍有百分百的信心,不管這支部隊開到哪里,都是自己的部下,一旦有事,隨時都可以殺回福建。

朝廷把這些人調到了登州,若是他們立了功,兒子鄭森必當是首功,朝廷自然要給封賞,而他鄭芝龍也跟著水漲船高,就算沒有功勞,只要這些人在登州立足,他的地盤也會隨之擴大--比起福建的海貿,登州雖然差一點,但一年卻也有不少的大船,揚帆去往東洋,如果控制了登州的海路,他鄭芝龍就又多了一個賺錢的門路。

對鄭芝龍來說,這是一筆怎么算都不會賠錢的買賣。

所以,對朝廷的這道旨意,鄭芝龍一定是滿懷喜悅的高呼萬歲。

對大明朝廷來說,自從崇禎五年的登萊之亂,孔有德耿仲明等人挾持登州水軍叛逃建奴之后,登州水師已經名存實亡,如果想要重建登州水軍,不但耗費巨資,而且曠日持久,而如今只需要一道圣旨、兩個官職,就可以讓登州水軍重新復活,何樂而不為呢?

有了鄧州水師,自然也就有了騷擾建奴敵后的船只,朱慈烺攻擊建虜后方的戰略,才有實施的可能。

至于鄭鴻逵和鄭森會帶多少人馬和船只到登州,朱慈烺一點都不擔心。

一個是弟弟,一個是兒子,另外又想控制登州的海路,所以鄭芝龍必然不會小氣,一定會派出最精銳的士兵和最好的船只。

“我兒好智謀!”

崇禎心里贊嘆,臉上卻不動聲色,板著臉,沉聲問:“只這樣做,鄭芝龍就不會跟朕討要錢糧嗎?”

朱慈烺跪倒在地:“還請父皇召鄭芝龍、鄭鴻逵、鄭森三人進京面圣,到時,兒臣必當面說服鄭芝龍,令其承擔登州水師全部的軍需糧餉!”

“哦,你有把握?”崇禎眼睛里有驚訝,也有喜色。

朱慈烺點頭:“定不負父皇重托!”

“好!”

崇禎有點激動:“只要我兒能說動鄭芝龍,父皇一定重重賞你!”

如果以一萬人算,登州水師一年的糧餉軍需,需要白銀十萬兩、糧食四萬石,這還不算造船、募兵、盔甲火炮兵器之費用,對崇禎這個窮皇帝來說,是根本無法承受之重,如果朱慈烺能說動鄭芝龍,把這筆軍費承擔下來,實乃大功一件。

“謝父皇。”

“起來說話。”

朱慈烺卻不起身,拱手道:“父皇,兒臣還有三件事相請。”

“說!”

“雖然有了鄭芝龍,登州水師的擴大只是時間問題,但只靠登州水師是不夠了,所以兒臣請調長江水師移駐天津,一來和登州水師互為倚角,相互支援;二來拱衛京師;三來,一旦對建虜后方展開攻擊,大軍不必全部從登州出發。”

大明朝現在的水上力量主要有兩支,一支是鄭芝龍的東南水師,另一支就是長江水師。明朝初立之時,長江水師是一個可怖的水上力量,鼎盛時戰船兩千艘

,水兵二十萬,但后來國泰民安,朝廷又禁海,水兵無用武之地,漸漸成了朝廷的負擔,因此,兵員一減再減。

尤其是近十年,朝廷財政拮據,入不敷出,連驛站都減了,無用的水兵更是首當其沖。

到現在長江水師只剩區區六千人了,戰船更是連500艘都不到。

鄭芝龍也就是自己能賺錢,如果依靠朝廷撥款,恐怕早餓死了。

長江水師人數雖然不多,但蒼蠅腿也是肉,在朱慈烺看來,與其放在長江上

空吃朝廷的糧餉,不如調到天津,用于對付建虜或者是李自成。500艘船,如果裝滿士兵,一次最少能運送一萬人,登州水師也以500艘船計算,兩軍加起來,一個波次能運送兩萬名士兵登陸,如此,足以保證登陸的成功。

“準!”

崇禎點頭。

但朱慈烺知道,雖然父皇說準了,但此事在朝堂上肯定還會有爭執,原因很簡單,軍隊移駐需要錢,尤其是從南方調到北方,千里迢迢,士兵們吃喝拉撒,加上隨軍眷屬,算起來是一筆不小的費用,幸虧是六千人,如果是十萬人,戶部未必能拿出來。

“第二,如今松山即敗,錦州已成孤城,內無糧草,外無救兵,祖大壽肯定支持不住……其投降是早晚的事,我軍再固守塔山杏山也沒有什么意義了,因此兒臣提議,應迅速將塔山杏山的守軍和居民全數撤回山海關內,至于寧遠城……也須做最壞的打算,城中居民,也應全數撤回,特別是那些造箭造甲的工匠,絕不能有一人留給建虜。”

朱慈烺暗暗吸口氣,小心翼翼地說,遼東是父皇的逆鱗,每一個字,每一句話都必須斟酌清楚。

錦州原本是最前線,其次松山、杏山、塔山,再后面是寧遠、山海關。

因錦州被圍,大明集結九路援軍救援,因此才發生了松錦大戰,而大明援軍在距離錦州只有十幾公里的松山全軍覆滅,逃跑的王樸吳三桂等軍,也中了建虜的埋伏,損失慘重,吳三桂王樸等人僅以身免。

朱慈烺說話的此時,王樸剛剛被斬首,吳三桂帶著敗兵撤回了山海關。

錦州成了孤城。

而杏山變成了最前線。

歷史上,一直等到祖大壽投降,建虜才集結軍隊攻擊杏山,用紅衣大炮轟毀杏山城垣,副將呂品奇率部投降。

又過了一個月,就在兵部尚書陳新甲得了崇禎的默許,派了兵部郎中馬紹愉出使建虜,跟建虜秘密議和之時,建虜卻認為馬紹愉品級不夠,大明議和沒有誠意,于是又派兵進攻塔山。

和杏山不同,塔山軍民極其剛烈,城破時,七千軍民無一人投降,或戰死,或自焚。

朱慈烺在前世讀史的時候,沒有查到塔山守將是誰,但這一世卻是知道了。

佟翰邦。

一個很陌生的名字。

這一世,朱慈烺要拯救這一位忠臣良將,更要拯救杏山塔山的數萬居民。

照他的記憶,祖大壽投降就在這幾日。

也就是說,杏山塔山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崇禎皺著眉頭不說話。

每次提到遼東,崇禎的雙眼里就會放出怒火,眼角都會微微跳動--遼東是他心里最大的痛,尤其是松錦之敗后,遼東兩字就像是尖刀一樣,不時在他的心口剜上一刀。

松山敗了,但杏山塔山真能撤退嗎?

理智告訴他,應該撤退,因為這兩處已經守不住了,但想到天下的悠悠眾口,想到敗師棄地的罵名,想到皇帝的尊嚴,他禁不住就猶豫了。

“父皇!”

朱慈烺重重叩首,聲音里帶出哭腔:“不能再猶豫了,不然杏山塔山的數萬居民必遭屠戮,他們都是我大明的子民啊,父皇,遼東的漢人已經不多了,不能讓他們全部喪于關外,為他們留一點根吧……”

崇禎動容了。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歷史小說排行

    人氣榜

    开元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