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4162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言情 → 鳳歸九霄:狂妃逆天下

鳳歸九霄:狂妃逆天下

九汐公子 著

完本免費

一場蓄謀已久的陰謀,將她從云端摔向地獄!    再次醒來,睜開幽冷深邃的冰眸,前塵往事暗藏腦后,她是北琉國云相府三小姐。    禍世之星,天生廢材?    她暗斂鋒芒,驚艷歸來!人前虛弱如水蓮,不勝涼風,她是相府小姐云傾浛;人后囂張狂妄、肆意乖張,她是蓬萊宮少主!    他是殘暴嗜殺的北琉國鈺王爺,華如謫仙,瀟灑俊逸,卻愿為她駐足。    初見時劍拔弩張,他與她展開一場勢均力敵的情愛追逐。    他只手為她撐起繁華盛世,反手點燃亂世烽火,負手笑逆蒼穹,攜手踏破九霄。    鸞夢初醒,紅塵未斷。鳳歸九霄,她以華麗姿態,自地獄歸來,血染天下,劍指九霄!

86萬字|次點擊更新:2019/04/02

免費閱讀
九汐公子作者的《鳳歸九霄狂妃逆天下》小說最近非常有名,小說開頭講述的是“第1章禍星歸來”,這是一本非常刺激的女頻小說,看完還想看:

免費閱讀

房間內只一陣輕微動蕩,一個清麗可人的小丫鬟便出現在房中。此時的她早已沒有了先前在云相面前的怯懦,而是嬌俏可人。

“主子。”她半跪在輕紗珠簾前。

“風瑾是怎么一回事?”紗簾內女子漫不經心的聲音傳來。

“瑾王風瑾,北琉國皇帝第四子,皇后嫡出,太子嫡弟。十六年前皇后便讓少主與瑾王殿下指腹為婚。”清漪說道。

“未婚夫?呵……”云傾浛輕輕一笑,她側身半倚床頭,肆意一笑:“若是我沒猜錯,云瀟然和云冉若甚至是京中大多閨秀都屬意于他。”

“是,瑾王天姿,萬人矚目。但主子更是天縱奇才,并非那些庸脂俗粉可比。”清漪道。

隨即,她眉頭微微一蹙,又道:“可縱然他是主子未婚夫,身份實力,都配不上主子。主子可要退了這門婚事?”

“這是其一,但不是重點,清漪你且記住。”云傾浛淡淡道。

“可他冠上主子未婚夫的名稱,實是對主子的侮辱!不過北琉國一個小小王爺罷了,大可……”清漪話還未說完,便在云傾浛凌厲的目光下頓住了。

“清漪,若你還是這般沖動,便馬上回宮去,留小羽伺候我。”云傾浛蹙眉。

“主子,清漪錯了!”清漪忙垂首。

“這里不比宮中。何況,以主子如今的名聲,你認為瑾王不會想辦法退了這門婚事?主子又何須費心。”忽然一個一身藕白色長裙的少女出現在房中,只見她輕揚眉角,冷冷說道。

“哼,令羽,就屬你最聰明!”清漪氣惱道。

令羽只輕輕瞥了眼清漪,才半跪下對云傾浛道:“主子,之前的殺手是薛夫人所雇。”

“薛氏,不急,來日方長,我們慢慢玩。”云傾浛眸光微微一冷,絕美面容上的笑意愈發深了。

當年母親生她時血崩而死,而她重獲新生的她分明地記得,那時母親房中的安胎薰香中有兩味藥明顯過多。而那兩味藥過量,便是導致母親血崩的原因!

可恨當時她不過是個嬰兒,即便是話都說不出,更別提施救,只能眼睜睜看著那個嫻靜絕美、宛若出塵白蓮的女子死在面前。

她記得,母親臨終前耗盡最后的靈力,將她的靈力封印起來。可笑世人鼠目寸光,竟以為她天生無靈力,甚至說她是禍星!

禍星?那又如何,她本地獄歸來,自然要為禍世間!

當年之事絕不簡單,她可不相信,那樣精妙的布局,會是個偶然。此次回來,她定然會查清此時,給母親一個交代!

當然除此之外,她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尋找十二圣器,只有這樣,她才能回到那個地方。

“主子,據風月閣來報,含冰珠最后出現的地方,是鈺王府。”令羽仰首道。

“鈺王府……”云傾浛眸光微微一沉。整個北琉國帝都,她最忌憚的就是那位深居簡出的鈺王殿下。

當初她派出的人和瑤池宮的人為爭奪含冰珠,一直打到了鈺王府,可令世人都沒有想到的是,向來深居簡出、喜怒無常的鈺王,竟將搶奪含冰珠的人殺的一個不剩!

那可是將近百個靈師九星的高手!

“主子,可需要派人……”

“不必!”

令羽還未說完,云傾浛就將她的話打斷。沉吟片刻,她掀開珠簾輕紗,隨手抓起清漪捧來的華貴黑袍披上,走至窗前。

暮色已近,殘陽霞光下的溶月小筑新添了幾分朦朧,遠遠有風吹來,梔子花的清香沁人。待日落霞散,除卻明月稀星,便只遠遠可看到幾處燈火,幾許流螢。

不得不說,溶月小筑可真是一個好地方,幽靜雅致,風景迷人,還設有聚靈陣,靈力充沛。

云傾浛站在鏡前,看著鏡中洗凈鉛華,早已沒了蒼白病態的絕美小臉,不禁輕輕一笑。隨手帶上面紗,她對清漪和令羽吩咐道:“你們呆在府中,不得讓人知曉我離府,今夜,我要去探一探這鈺王府!”

“主子!”清漪一怔,忙道:“主子,鈺王府那可是個龍潭虎穴,你又并無靈力,還是讓我和令羽跟著吧!”

“主子,即便你身有絕技,可也萬萬不能如此冒險!”令羽難得和清漪意見一致。

云傾浛聽了,卻是稍稍側身,看著兩人眸光微沉,輕紗飄渺中似帶幾分笑意,可卻冷得滲人。

一見這般,令羽和清漪頓知不妙,忙跪下道:“令羽、清漪知錯!”

“若是再犯,便自行了斷。”輕飄飄的聲音落下,眼前的少女便消失在房中。當她們往窗外望去時,只剩下一片似有若無的殘影。

兩人皆是心有余悸。

要知道她們的主子,在江湖上可是出了名的性格乖張、喜怒無常。當初更是一個不高興,就滅了修煉邪功的血炎門。

此等能力,她們更不該對她的實力心存懷疑。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开元电子游艺